Ajangeer

fgo、布袋戏、seer、欧美相关、动物拟人、原耽爱好者。秦时明月重刷中。
咸鱼写手。缘更。
因为ky粉、拉踩和借鉴不承认,对mxtx没什么好感。秀粉慎扩。

Everything was settled|尘埃落定(二·上)

SECOND.迷幻或者过往(上)

他走近一座神殿。神殿外种的树长得很好,葱郁的绿意几乎将神殿淹没。他顺着刻意营造成迷宫的树篱向里走去,踏上由光洁石板铺成的道路。

道路的尽头是神殿的大门,由整块石料雕凿而成。门上并没有什么华丽的装饰,只在左边的门扇上有个不知是凿出还是后来安上的门环。他伸出手握住这物件,石料的触感冰凉细腻。他手下用力,大门缓缓打开。

神殿内部十分空旷。挑高的穹顶采用镂空的方式建造,朝日之辉顺着建筑物的空隙给此地以眷顾。献与神灵的祭品由虔信者出资供奉,此时那些美食佳肴和其它被认为能够承载神之祝福的道具正放在神殿另一侧的长案上。按照祭司的占卜,它们被摆成各式各样的形状。

他没有进入,按照约定,没有此间主人的允许,他无法踏入这个房间。他屈起手指,在身前空无一物的地方轻敲三下。随着他的敲击,有星点闪烁从神殿的穹顶上落下,逐渐累积,化为人形。他停手,默默等待。

那光点很快化为一个男子样貌。那男人向他走来。

“我允许你进入此间。”男人说,同时眉头蹙起,“……不过,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一种莫可名状的感情从他心底缓缓滋生蔓延。他对男人笑了笑:“闲着没事,不能找你叙旧?”

“我倒是不知道战神竟然这么闲。”男人看他两眼,转过身朝里面走去,他举步跟上。刚踏出一步,眼前景物突然开始崩裂。他加快步伐希望能跟上男人的脚步,却只是徒劳。他伸手去够,在手指触及那人的瞬间,对方的身形如同风吹沙落,倏然溃散。他整个人沉入无边黑暗。

然后,仿佛仅仅在这黑暗中停留了一瞬,又仿佛他已经在黑暗中停留了无数岁月,他只感到视线一转。

第一眼看见的是天空。天空的颜色仿佛一块用久了的抹布,大大小小的灰白色块混杂,光线被云层阻挡,混沌而模糊。风刮过,血腥味直冲鼻腔。

他他身处战场。战争快要结束了,他视线所及之处还能站起来的人已经很少。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疲惫。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伤口带来刺痛,同时正往外渗血,把他整个人涂抹得像是刚从地狱里爬出来一般。

他用力握紧手中的长刀。刀把滑腻得几乎握不住,刀身上的血积得太多,已经完全看不出来刀原本的颜色。他抬眼望向战场另一边的那人,认出对方就是那天他在神殿里见过的人。对方看起来和他差不多,一样被血染了满头满脸,虽然极尽疲惫却仍然无法放松。

——还有最后一架要打。

那人抬起了头,看看他又看看手里那把长剑。他不知道自己看错了没有:对方动手之前,好像冲他露出了一个笑容。 

 

盖亚从梦中醒来。他记得自己做了个梦却几乎不记得自己梦到了什么,留在脑中的只有一些残存的影像和情感。他觉得自己的胸口闷闷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堵在了里面。他很想大声呼喊些什么,很想找人诉说些什么,但他知道自己找不到这样的人,即使找到了,他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这都什么跟什么,婆婆妈妈的。他自嘲,去盥洗室洗了把脸。

今天的天气很好,是个彻彻底底的晴天。道路两旁的树木被阳光爱抚,呈现出青翠欲滴的色调。天空是透蓝色,漂浮在上面的云朵看起来像是棉花糖。走在通向学院告示栏的路上,盖亚觉得这些天来累积的坏情绪似乎正在阳光下逐渐消散。

“学长——!”一声呼喊从背后传来。这个声音好像有点耳熟?盖亚想着,转头就看见了昨天的那个麻烦。

“学长,有个任务。”瑞伊说,递来一个信封。盖亚接过并拆开它,花了一点时间把它看完。“是直接由研究部指派的?”他问。“是的。”瑞伊回答。“那么回去做些准备吧。”盖亚将信放回瑞伊手中,“明天准备启程。”

瑞伊点头,转身准备离开。盖亚却突然想起了什么东西,伸手抓住他的肩:“等等。”

“是?”瑞伊回头,看起来十分疑惑。

“学院对于第一次出任务的新生有优待。带上你的徽章。”盖亚说,“还有,学院一号图书馆有详细的新手出任务指导资料。”

瑞伊愣住了。看到他似乎是十分惊讶的表情,盖亚皱起眉,“还不快去找资料收拾东西?”

瑞伊看着他,突然笑了。

“笑什么?”盖亚的眉皱得更紧。这个新人真是奇怪,他想。

“没什么。非常感谢您。”瑞伊说完,又冲他笑了笑,然后转身走向图书馆。

盖亚看着他离开,努力压下心中突然氤氲开来的奇怪感觉。

为什么我会觉得自己好像很久没有看见过他笑得这么开心了?不对啊我跟这个新人才认识两天吧?

盖亚在原地思索了一会,向研究部走去。

不管了,先去问问这个任务的具体情况吧。

 

瑞伊走在学院的林荫道上,身旁不时有学院的公共交通工具经过。它们看起来像是银白色的船,船体的上半部分被透明的防护结界包裹起来,每一艘大概可以供二十人使用。如果不喜欢或不习惯把自己暴露在公共空间,可以向学院申请独立的交通用具。不过这项服务好像只有那些完成一定数量的任务并通过审核的人才能享受。

不知道盖亚学长是不是拥有自己的交通用具呢?瑞伊有些心不在焉,毕竟从这两天的相处来看,学长是个很怕麻烦并且不喜欢和他人有过多交集的人。他原先以为摊上这样一个引导人——还是非自愿的——会让双方都十分别扭不快,不过……

想到刚刚盖亚的言行,瑞伊就情不自禁地想要微笑。

虽然看起来很凶,但却是个心细且负责的人啊。

前方不远处是一个站台。瑞伊从裤兜中掏出学院地图看了看,发现这里离一号图书馆还有一段距离。从地图上看,这个一号图书馆是离学院主校区最远的图书馆了,学院北部边界距离这个图书馆仅有数十米。

真奇怪啊,图书馆不是应该建在方便学生抵达的地方吗,这个图书馆为什么要建得离学生这么远?

瑞伊收起地图,站到站台处等待下一班车。距离太远了,他实在是不想走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