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ngeer

fgo、布袋戏、seer、欧美相关、动物拟人、原耽爱好者。秦时明月重刷中。
咸鱼写手。缘更。
因为ky粉、拉踩和借鉴不承认,对mxtx没什么好感。秀粉慎扩。

The Snow(一发完)

预警:
旧物搬运。
很久之前玩过也没怎么补剧情,所以大概是跟着动画走的?
基本上全是私心和妄想。
人物……我大概看了一下可以说是非常ooc了。
风格奇怪,大概是随笔?
以上都ok的话可以往下翻了。


——嘿。
——你见过雪么。

TO.Cassius
你的头发是微卷的,向上翘着,发尖闪烁着银蓝色的光芒,那颜色和你的眼睛很像,是纯净的颜色。
虽然你有灰暗的过去,但是你已经接受它了,在血与泪的不断磨合中渐渐把它化作了你自己的一部分,看不出一丝棱角了。
不是么?
从这一点来说,你不像雪,像冰。
每次遇到铺天盖地的大雪我都不会特别开心,因为雪会化。那个时候它就变得一点也不干净漂亮,会逐渐被它所掩盖的大地同化。可是冰不一样,它坚韧,有力,如果温度够低,它可以把周围的一切变成自己。
它们是相反的。
我最开始见到你的时候,是心怀着怜悯的。我觉得你就是将要被化掉的雪,不论再怎么挣扎也总有一天会腐朽在黑暗里。在我了解你的过去之后,那种感觉越发强烈。
但不管我怎么想,你终究是把自己变成冰了。
你没有冰的寒冷与不近人情。正相反,你是温暖的,甚至是乐天的,你很活泼,并不为过去所困扰,而是接受了不那么完美的自己。你知道脓包必须挑破才能结痂,你忍受住痛,拼命磨砺着自己,终于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虽然仍然不够“完美”,但是你已经不在乎了。“完美”其实不是什么好词,这个世界上大概不存在什么完美的东西。或许雷伊称得上“完美”,但也正因为他的完美,他活得很累。
你已经足够耀眼。像是钻石原石,经历了时间的打磨之后终于放出光芒。
你有了属于自己的战友,有了一个类似于“家”的地方以及足够在保护自己的同时帮助他人的实力,并且你很清楚:你已经打败了你自己,你永远不会让过去重演。
我想,你是快乐的。
这大概就是我所认识的你了。

TO.Black
如果卡修斯是光,你就是与光伴生的影子。现在想来你的名字还真是贴切,无论对于你的外表还是性格(笑)。
你与他刚好相反。你就是那被同化了的雪啊。
说到这里我觉得有点力不从心,因为你在我心里的定义永远不会像卡修斯那样清晰。这正如你的外表,你封号“夜魔之神”,而黑色又恰好是最容易被掩盖的颜色。
那么就从第一印象开始吧。
第一眼,我主观认为你是个有很多故事的家伙。你给我的感觉亦正亦邪,我无法判定在大标准上你究竟是好是坏。这种感觉一直延伸到了现在,所以如果我动笔写一个故事,你将会是一个卧底,一个间谍。
你是忧郁的。你拘泥于过去,你无法做到自如地解开命运套在你身上的枷锁,于是只有背负着他们一路前行。那些枷锁逐渐融入你的身体,渐渐的从外表上我已经发现不了他们了,只有从你的眼神里才能偶尔发现端倪。我知道那些东西对你来说是无法忘掉的,那是刻在你身上的永恒疮疤,每当你想要微笑想要放下的时候它们都会适时地疼那么一两下,于是你翘起来的嘴角重又恢复成一条直线,锁链仍紧紧缠在你身上。
“快乐和幸福对我来说不过是苦难之间的中场休息。”你是这么想的吧?
你仍是信仰着正义的,即使你曾经混迹于海盗组织。你帮助过很多人,在看到他们笑脸的时候你是否开心?
可是谁能让你快乐呢。
谁能让你毫无顾忌地、畅快的开怀大笑一次呢。

TO.B&C
就在你以为永世不会解脱的时候,他来了。
——这个叙述可能略煽情,但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的。
你发现原来世上还有人可以在背负沉重的同时笑的那么开心,而他则是因为同病相怜而被你吸引。
于是你们走到一起。
官方的定义是“挚友”,我的定义是“恋人”。
你们如此相似却又如此不同。你们有着相似的过去,而长大后对于所要走的道路的选择却又如此不同。
所幸,你们最后殊途同归。
我知道你们将会互相扶持着走的更远。
这难道不是一种安慰么?
对我,对你们来说,这难道不是生命中的珍宝么?
于是也因此,我们相会。
虽然隔着一层次元壁,但我知道我的心意终究会传达给你们。
所以,卡修斯,布莱克,我在这个晚上把我心里的一些东西写给你们。对于人类来说这是个辞旧迎新的晚上,明天将是新的一年。
我祝愿你们能继续坚定不移的走自己的路,虽然你们遇到的困难我无法想象,但是你们一定会坚持自己的初心。
我也一样。
新年快乐。

E.N.D.

评论(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