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ngeer

fgo、布袋戏、seer、欧美相关、动物拟人、原耽爱好者。秦时明月重刷中。
咸鱼写手。缘更。
因为ky粉、拉踩和借鉴不承认,对mxtx没什么好感。秀粉慎扩。

迷烟 二

预警:
*前期盖雷几乎没有,全部是他人的自述,所以不太敢打cptag(但还是打上了)
*文风混乱,自述体
*脏话多,接受不了慎入
*缘更
*我描写并不代表我赞同

如果看到这里能够接受以上几点,那么就请往下翻吧。













第二段录音.【3221,蓝,太阳熄灭之前】
昨天说到哪了来着?我们要排一个话剧?没错就是这儿。
其实我的台词没有多少。这是可以理解的,对不?一个护卫而已,不需要多话。不过这种看见什么鬼东西不能说出来,还时时刻刻摆着一脸死忠的角色真的挺不适合我。我是那种不管他妈的什么狗屁事情,只要看见就一定得找个机会说出来的人,要不然我也不会答应这个专访。
他就不一样了。他那台词本的厚度几乎顶得上我们那时候一本教科书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个所谓的刁难。也没看过他怎么背台词,但是每一次串戏的时候那些台词他都记得牢牢的。我那个时候不明白,现在想想,大概是因为那个狗东西给他用了药吧。
说了这么多,其实我真正和他有单独相处的机会是在这场话剧上映的那天下午。本来嘛,碰见这种事,而且你还好死不死参与在里面,是个人都该有点紧张感。我也一样。要是换了现在,我绝对眼皮都不带眨一下。不过那个时候不一样,我那时还是个毛头小子,连毛都没长几根,碰见这种场面,紧张也正常。
那是个天气挺好的下午。阳光不怎么刺眼,就那个季节来说还算凉爽,所以那些戏服穿在身上也不太热。我当时已经走完了要走的第一个过场,正在洗手间里抽烟。你该知道,那时候我们所谓的烟其实就是你们现在说的什么神经毒素。我正抽着一支那种东西,烟雾很浓,因为那是廉价品——当时我还没太多钱,买不起贵的。
他就是在这个时候进来的。那洗手间挺破,里面的灯当时应该是坏了。我看不清进来那家伙的脸,不过我也没想过我会碰见谁。所以当我把那一根烟抽完之后看清他的脸,我整个人都愣了。
咳,说到这儿你可能不太理解我为啥会愣住。这实在是不怪我。他那个时候已经叫人给他化好妆了,你也知道的,那些古埃及娘们不知道发什么神经,一个个往眼皮上抹的那些东西有好几层厚。大概是为了遵从原著?还是类似于这种的狗屁理由?他那天化了个浓妆,但是他那种长相,就算化成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也只会让人觉得惊艳。更不要提他身上还穿着那身什么王后的戏服。
我就保持着那种特别傻的状态,盯着他眼珠子都几乎转不动了。他看看我,忽然笑了。现在想想我那个时候真的是傻逼到一定境界,要搁现在,我绝对就地把他办了。
他笑着,然后问我:“是不是很无聊?”你应该没有听过他的声音。出学校之后他很少说话,各种意义上。我知道我是个粗人,除了骂娘我嘴里的词汇就没有丰富过。可他,单听他的声音,你会以为他是个天使。对我来说,他的声音像天籁一样。……咳,这可能是你从我嘴里听过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好词之一。
如果现在让我再次面对那个场景,我绝对用不了几分钟就能跟他搞到床上去。我知道如果我有意思他一定会这么干,哪怕他刚跟我认识也一样。这无关品质,而是习惯问题。虽然我们那个时候还是大学生,但是那些狗日的富豪可不会因为他是大学生这个狗屁理由不艹他。他从高中开始就被……他的监护人?反正就他妈不是什么好东西的那个,逼着接客。可能他那种有点儿媚的样子就是在那时候被练出来的。不过,你知道,说真的我不介意。还是那句话,我们那时是大学生,但我手上可不比他干净多少。你们应该查过我的身世,对吧?我那个老爸是个著名的毒枭,从高中开始我就是他手底下的精英打手之一。枪战、杀人、抢地盘,这种事情都是小意思。很多次,我想想我以前的事再看看现在,都会感觉到命运这个东西真他妈搞笑,而且谁都说不清楚。毕竟,当时可能谁都想不到像我这样的小混混会去做间谍,是不?
你大概特别想问我,为什么我爹明明是个毒枭,大学时候我还会混得惨到连一包高档烟都买不起。没办法,死老头吝啬,自从我成年之后他就再没给过我哪怕一个硬币,而且他还直接把我的铺盖衣服一起从家里扔出来,把我蹬出他手下那个庞大的集团,就好像他从来都没有过儿子似的。你问我妈去哪了?她老人家死得早。
偶然见面之后我记得我当时浑浑噩噩把剩下的几场戏演完了。然后,很自然的,我在一个不那么上流的梦里碰见了他。我得有点隐私,所以我不告诉你那个梦的内容。不过,恐怕是个人都能猜到我在梦里和他干了啥。我做这种梦不是第一次,但是,千真万确,我第一次梦见我和一个男的做。梦里那情景,我第二天早上起来只是想想就有感觉了。也就是在那天早上,我有了一种大概可以称得上是预感的想法:我大概要在这个家伙身上栽了。至于为什么是栽了?哈,从高中开始我就是有名的女性杀手。别笑,毕竟就老子这张脸,骗几个无知的小姑娘不成问题。
那场演出之后的大学生活简直无聊到了一定境界。我想你能理解我,毕竟你们也是从这个阶段过来的。看你的年龄你好像刚从大学出来不久?
【……不,我已经毕业将近十年了。】
喔?十年?真是看不出来。好吧,我得说你的外表十分具有迷惑性,记者先生。
【承蒙夸奖。】
我刚刚说到哪了?无聊的大学生活?对就是这儿。每天除了上课就是吃饭睡觉,这种感觉对那时候的我来说简直糟糕透顶。你知道,我是个闲不住的家伙,虽然手头没钱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不可以出去乱搞。大概有些家伙到大学来是真的想学些什么,但我不是。我对那些文学艺术科学从来不感兴趣,我只喜欢干一些刺激肾上腺素分泌的事儿。啥?你说谈恋爱不算刺激肾上腺素分泌?有时候的确不算,但是你得看对象是谁。我觉得就算我再活一百年,碰见他我也会脸红心跳说不出话来。
……或许脸红心跳这个词放在我身上有点搞笑?哦你的表情已经回答了我,但是我得说在他面前我他妈永远是个毛头小子。
第二次跟他见面应该是在食堂。有几个混球把他围在食堂的一个角不知道打算干什么。我当时正坐在他们附近,有没有在吃东西我也忘了。你觉得我可能看着他被人欺负而坐在原地不动吗?当然不可能。所以我顺手拎过放在桌子上的餐盘扔了过去。宾果,放倒一个。
接下来的事情我猜你能想得到。那群人大概想教训我一顿,但我在我老爹手底下做了那么多年打手,放倒这群人很容易。
(钟声)
【我该走了。(收拾东西的声音)】
哦,明天见。
【再见。】
再见。(关门声)
(第二段录音结束.)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