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ngeer

fgo、布袋戏、seer、欧美相关、动物拟人、原耽爱好者。秦时明月重刷中。
咸鱼写手。缘更。
因为ky粉、拉踩和借鉴不承认,对mxtx没什么好感。秀粉慎扩。

结束之前(一)

预警
*盖←雷单箭头,除此之外无其他cp
*战联全员友情向,全员友情向,全员友情向
*盖亚和原创人物(戏份不多)结婚
*大量ooc即将到达战场
以上可接受请下拉,接受不了请善用退出功能









一.婚礼
他们租借了教堂后面的草坪,用来举办这场婚礼。
非常传统的婚礼。德高望重的神父引领新人念出誓言、交换戒指;新人的挚友组成伴娘团和伴郎团,陪伴他们、分享喜悦;新娘手里要有一束捧花,在仪式的最后她将抛出它来传递幸福;双方家庭的宾客会穿得非常得体,新人的父母将被邀请坐在最前排,以便见证这重要的一天。
这是一个幸福的日子,在这一天里,悲伤不该存在。
他打开面前的水龙头。水流出,他垂下手,站在镜子前一动不动。
是的,悲伤不该存在。更何况你是谁?你是他最重要的朋友,是跟他勾肩搭背一起长大的人,你知道他们为这一天付出了多少努力,你知道他多么盼望这一天到来,你怎么能摆出一张臭脸去败坏他们的心情?
你应该做的是走上前为他们献上最诚挚的祝福,祝愿他们天长地久,而不是因为你那不可告人的心思,躲在这间厕所里面一个人哭。
……我没有哭。他反驳着。
是的,是的,你没有哭。那你为什么要这样躲在这里,像个被人抢了糖之后因为抢不回来而委屈的孩子?
我不委屈。我选择了这一切,并确信我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为什么要为那选择遗憾?既然是最正确的选择,为什么要逃开人群到这里来?
我没有遗憾。我来这里,只是因为昨天工作得太晚,想要洗个脸醒神。
这是用来骗别人的,可你骗不了自己。
不管你怎么一遍又一遍重复,不管你怎么试着说服自己,你知道你是放不下他的。你心里正嫉妒得要死,可你还要笑着去恭喜他们。你会对那女人说今天的你可真漂亮,可你正在偷偷骂她,用一切恶毒言辞侮辱她,你是不是还想让她消失,永远不再出现在你面前?用那把他送你的匕首怎么样?你把它养护得很好,见血则会让它更锋利。用它划开她的喉管……
停下。
他的手狠狠握住盥洗台的边缘。
你知道怎么抹去痕迹。怎么样?她永远不会再出现,他会不解,会为此伤心,你可以趁虚而入,慢慢套住他。这个提议好吗?
我让你停下!
懦夫。你甚至不敢面对自己。
一切都安静了,似乎有人在他耳边按了静音。争论停了。
似乎过了一万年又似乎只是一瞬间,他忽然回过神来。外面宾客的声音传进他耳朵里——那些笑声,那些音调高昂的说话声,有人在鼓掌。他猜想那些掌声可能来自他的同事们。
为今天的一切,他们怀着纯粹的喜悦。
他听到水声,水仍然在流。他掬了捧水,又任由它从手中漏尽。
忽然有人敲门。
“雷伊?你在里面吗?”厕所外,敲门者发问,“盖亚和米尔德准备切蛋糕了。”
“我这就来。”他回答着,打开了门。
门外,卡修斯正在吹着口哨。那调子十分熟悉,不久前他就听过一遍——《婚礼进行曲》。
“这曲子好听极了!”卡修斯说,“瓦格纳真是个天才!”
“是的。他是非常出色的创作者。”他回答,“这首曲子令人着迷。”
“那我们什么时候能看见你伴着这首曲子去牵谁的手?”他年轻的同事忽然笑了,眼里闪动着促狭和期待混杂的光芒,“说说吧,你有喜欢的人吗?”
“目前还没有。”他下意识地扯出一个微笑,“如果有的话,一定会告诉你们的。”
“啧……你就是不想说……”卡修斯撇了撇嘴,但随即,笑容又在他脸上绽放,“不过这没什么。我们等着你的婚礼请柬。”他拍了拍雷伊的肩,然后像一只鸽子一样飞进了婚礼会场。
雷伊笑了笑,跟着他的脚步走进了会场。
抱歉,卡修斯。他想,我等不到的。
“嘿雷伊,你刚刚去哪了?”忽然一只手伸过来拍了拍他的肩。雷伊感觉自己僵住了。他转过脸,看到了婚礼的主人公之一。
“哦,没什么。”他轻描淡写地回答——可惜对方似乎不吃这套。盖亚盯着他看了半晌,无奈地叹了口气:“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又熬夜工作了?”没等雷伊接话,他又说:“别编借口了。我想不明白,你的工作真的有那么多?听布莱克说你连明年的预算都安排好了。”
“他这么说的?”雷伊笑了笑,没有接话。
盖亚仍然盯着他。他深红色的眼睛非常平静,但雷伊觉得自己在节节败退。他的所有似乎都被摊开在这双眼睛之下,无所遁形。
……他们说嫌犯最害怕跟他对视。果然。
“非常抱歉。”雷伊说,似乎试着去笑但没有成功,“你说得对,这样确实对身体不好,我应该好好休息。”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盖亚说着,锤了锤雷伊的肩,“但你下次该熬夜还是会熬夜。”
“好的,我保证下次不会熬夜了。”雷伊笑着回答,不动声色地把盖亚的手从肩上拿下来——这场婚礼的另一位主人公正在靠近。“哇,米尔德,你今天可真漂亮!”他称赞着,成功地把盖亚的注意力扭到了这边来。
“哦是吗?”米尔德笑了。那是一个真正洋溢着幸福的微笑。盖亚看着自己的妻子,嘴角微微勾起。“这是他挑的婚纱——”她走过来挽住盖亚的手臂,笑得有些羞怯,“我也很喜欢。”
“兄弟,你的眼光真不错。”雷伊拍了拍盖亚的肩,“真的,我简直想象不出来这是你挑的。我是说,果然有了女朋友会不一样吗?”
“当然。”盖亚搂着米尔德的肩,他似乎犹豫了一下:“呃,希望有一天我能夸回去,你懂的。”
“那可真是值得期待。”雷伊回答,“我有点饿,餐台在哪边?是那边吗?”他指了指香槟塔旁边的那片桌椅。
“是的。”盖亚说,他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说,可是被雷伊打断了。“那我先过去了!新婚快乐!”雷伊一边说一边朝那里走去,冲盖亚摆了摆手。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