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ngeer

fgo、布袋戏、seer、欧美相关、动物拟人、原耽爱好者。秦时明月重刷中。
咸鱼写手。缘更。
因为ky粉、拉踩和借鉴不承认,对mxtx没什么好感。秀粉慎扩。

结束之前(二)

预警
*盖←雷单箭头
*战联全员友情向
*大型ooc现场
能接受请下拉,不能接受请善用退出功能w








二.晨
“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布莱克说。
他们是在教堂门口碰见的。初春时节,清晨的风中还带着点凉意。有鸽子在门外的广场上觅食,风不时送来这些小东西“咕咕咕”的叫声。
雷伊看着这些鸽子出了神。理所当然地,他没听清布莱克说了什么。这些白羽的鸟儿们,它们看起来那么快乐。
婚礼的场地还没有开始布置,定好的公司刚刚把车开到。工人们下车,搬着白色的桌椅和彩色的花环,一边交谈一边来来去去。这嘈杂的声音让雷伊回过神来。他冲布莱克露出一个充满歉意的微笑。
“能请你重复一下刚才的话吗?我没有听清。”
布莱克看着他,皱起眉。
“没什么。”他说,“我想问问你,你为什么来得这么早?”
“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雷伊这么回答。
平心而论,这是个非常得体且合理的回答。战神联盟中谁不知道盖亚和雷伊相识最早、感情最好?组建联盟之前他们已经是多年的挚友。连“战神联盟”这个概念都是他们一起提出的。现在挚友要结婚了,雷伊怀着祝福想要从头见证这个重要的日子,有什么不对?
没有任何不对,换一个人站在这里,肯定要开始感叹雷伊不愧是盖亚挚友,果然感情深厚之类。布莱克也这么觉得。但他还有一种感觉——雷伊似乎话中有话。
可他没有问。他沉默着,拍了拍雷伊的肩,然后向教堂后面的那片草坪走去。
而雷伊站在原地看着布莱克离去。他抿着唇站在教堂的影子旁,有一半身体隐没在黑暗中。
他在那里站了很久,像雕像一样。
朝阳为他涂上光影。

雷伊在前一天上午接到请柬。
米黄色的外壳,深紫色的腰封,淡粉色的纸。纸上有非常浅淡的香气,不知道是什么种类的香水。纸的正中有他熟悉的字迹:清晰,工整,并不像其他他曾经接到过的婚礼请柬那样夸张。是盖亚的字,请柬下方还有他的签名。
他拿着这份请柬,像游魂一样进卧室找衣服。他记得自己有一身白西服,大学毕业不久、找到第一份工作时定做的,应该还穿得上。从大学毕业到现在,他的身材并没有什么改变。
想到这里,他觉得自己似乎应该笑,但他没有笑的力气。他从衣柜里取下那身西服,找好内搭,在卧室里换好,走到盥洗室去——那里有一面镜子。
的确如他所料,这套西服仍然合身。他打好领结,抬起头,惊讶地发现镜中那个人完全不像他,至少,不像平时的他。
——他应该是什么样的?或者说,“雷伊”应该是什么样的?
拿这个问题去问别人,会得到一大堆答案。在民众心里,他是守护者之一、战神联盟队长、最受爱戴的人,对民众温柔有礼,永远正直强大……诸如此类的形容,每次战神联盟成功解决危机之后都会被媒体和民众安放在他身上。对他来说,这是荣誉同时也是责任。从很久以前开始他就习惯于承担这样的责任,人们都说他天生适合这样的工作。而大部分媒体认为,除了一位女主角,人世间没有雷伊·赫尔卡缺少的东西了。
按照他们的想象,在接到这样一封结婚请柬时,雷伊·圣人·赫尔卡应该喜悦,应该激动——准备结婚的是盖亚·玛尔斯,他们从小学开始同班,一直是挚友。雷伊可能会不舍,但他更会为自己的兄弟找到了要相伴一生的人而祝福,没有人的祝福能比他的祝福更有分量。他怎样开心都不会超出他们的预料。
但他现在看着镜子,发现在这张脸上找不出半点跟开心沾边的内容:这个穿着合身白色西服的金发男人眼神涣散、脸色苍白,像一尾被捞出水面太久、因得不到氧气而快要窒息的鱼。
他拍了拍自己的脸,试图挤出笑容来。
嘿,我知道这件事让你很难受,他在心里说,可你不能在人家的婚礼上顶着这种表情,别人会觉得你是在参加葬礼,现在让我们试试看该怎么笑得开心。
于是他开始对着镜子练习。祝福的笑与应酬的笑有区别,要更加真诚。他想着,唇角勾起眼睛微弯——他发现他的表情更加僵硬了。他试着咧开嘴,发现自己看起来好像一个打算择人而噬的僵尸。
笑不出来。他想,恢复了那种仿佛要参加葬礼的肃穆表情。
……我应该笑,可我笑不出来啊。
他后退几步,靠着墙,瓷砖冰凉。
他觉得如果以现在这个样子走到大街上,或许会有人觉得这人很像雷伊,但绝不会有人认出他就是雷伊。盖亚能认出来吗?四五年前他敢打包票不论他变成什么样盖亚都绝对能认出来,但现在他没有这个自信。
是的,他们是挚友——曾经是挚友。谁能相信他和他的挚友已经两年多没有任何工作之外的交流了?战神联盟刚成立时,任务之余他们常常一起出去。旅游、喝酒、极限运动或者去郊外的枪械俱乐部比赛,挥洒汗水同时放声高歌。他们开着敞篷车在荒凉的公路上奔驰,音响里放着不知什么年代的歌。那时候盖亚跟他合住一幢屋子。他现在还记得当时他们资金并不充裕,为了省钱,每个没有任务的星期六下午他们会一起洗衣服。那台老式洗衣机真的会让人大动肝火。终于有一天他们再也忍受不了可怕的噪音和每次洗衣服都要溢出的脏水,各凑一半跑去电器公司订了一台最新的洗衣机。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下午他们都很高兴,他记得他们下好订单就去了街角的酒吧,在里面喝得烂醉,几乎走不回去。他也记得曾经他们为了比赛,每次任务结束之后都去捡对方的弹壳,用以统计谁开枪的次数更多,每星期做一个统计,开枪多的人要请另一个人喝酒,他们互有胜负。那些弹壳还在他的收纳箱里,已经攒了两箱。
可是那些日子真的已经过去很久了,真的很久了。
盖亚在交到第一个女朋友之后搬走。从那之后他们就渐渐疏远了——这当然不是盖亚的错。错在他。
他不应该对盖亚产生朋友之外的感情。这感情并不丑陋,可是它会带来麻烦。他无比清楚盖亚的态度:盖亚是真的把他当朋友,也真的只会喜欢女孩。同住的日子里他曾经试过,结果证实了他的想法。从那天开始他就知道他一定得找个机会疏远盖亚——他无法保证自己能永远甘心于只跟他做挚友。如果他压抑不住自己,那就意味着他们再也不可能像从前一样相处。盖亚不会介意,但他绝对不会愿意对他敞开心扉。最好的做法就是由他亲手把这一切扼杀。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他不后悔。
但人类终究还是人类,有些时候,我们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
雷伊靠着墙,缓缓闭上眼睛。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