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ngeer

fgo、布袋戏、seer、欧美相关、动物拟人、原耽爱好者。秦时明月重刷中。
咸鱼写手。缘更。
因为ky粉、拉踩和借鉴不承认,对mxtx没什么好感。秀粉慎扩。

结束之前(三)

预警:
*盖←雷单箭头
*盖缪相关过去提及
*战联全员友情向
*经常会有的ooc
能接受请下拉,不能请善用退出功能w



三.试图纠缠
婚礼之后的一个月称得上风平浪静。就好像犯罪分子们也突然长了眼色,懂得了“打扰别人谈恋爱会被驴踢”“总要给新婚夫妇留一点蜜月期”之类的道理似的。
这一个月里,盖亚的生活发生了一些变化,与他同间办公室的战联成员有目共睹。他衬衫的领子一改之前的皱巴模样,变得挺括、整齐;中午轮到他值班时,他不再和其他人一起叫外卖,而会带着一个两层的饭盒去借用休息区的微波炉;他的领带颜色非常适合他的衬衣,再没发生过之前墨绿色领带配淡红色衬衣的情况……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他的这些基于“已婚且婚姻幸福”而产生的改变让部分还过着单身生活的战联成员羡慕不已。
“嘿,所以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一天午休时,卡修斯终于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在其他战联成员同样好奇的目光里拦住了盖亚,“米尔德到底给你准备了什么?还有,这饭盒是她买的?”他歪过头去瞅了瞅盒子的侧面,睁大眼睛赞叹了一声:“我的天!是战神联盟的标志?原来我们还有这样的周边?”
盖亚看上去很无奈,但战神联盟里没有人能拒绝卡修斯饱含期待的眼神,于是他打开了盒子。而他周围坐着的那些原本一边处理手头的工作一边伸长脖子试图听到点什么的职员们,这时也纷纷围了过来,想要看一看盖亚的妻子究竟给他准备了什么样的午餐。
“沙拉?沙拉和什么……炸鸡?”“这应该是意面吧,还有虾!”“哇!”“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想尝尝——”
雷伊试图让自己的全副身心都投入到工作中,可他很快意识到他的努力是无用的。每一个声音他都熟悉,他甚至能分辨出谁说了哪句话。这些对盖亚的午饭的评价一句一句钻进他耳朵里,让他更加惊恐的是,他发现自己在下意识用过去他们合租时做过的食物与现在躺在盖亚饭盒里的食物做比较。
沙拉?我记得我们以前也做过。盖亚不喜欢在沙拉里面加生菜。
我们没做过炸鸡,但那个街区有一家非常棒的炸鸡店,如果不想开火,我们一般会点那家店的外卖。
盖亚会做意面——把意面煮好然后加上提前准备好的配菜的那种做。他喜欢加了海产的,配上鱿鱼圈,我喜欢加了番茄酱的。不过我们很难在附近的超市买到新鲜的海产,发工资的那天倒是可以去水产市场逛逛——
“队长?你还不去吃饭?”
一个声音把他从回忆中拉了出来。布莱克站在办公桌旁疑惑地看着雷伊,一边整理手里的文件一边问。
雷伊并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他用力地闭眼又缓缓睁眼,然后看了看面前的文件:他剩下的工作不多,只有一些需要批准的开支和一份需要拟定的特殊值班表。这些也并不是什么要紧的工作,如果今天下午没有特殊情况,就算他现在就走,下午不来也不会有什么麻烦。但战神联盟的成员都知道,他们的队长从来不迟到或早退。
“我还有一些工作,做完就去。”他听见自己在回答布莱克的问题,镇定而冷静的音色让他觉得这声音不是自己的。布莱克好像还有疑惑,但他并没有说出来。他冲雷伊点了点头,然后拿着文件离开了。
门阖上。办公室内一片寂静。雷伊左手撑在桌上,用食指按揉着太阳穴。
你怎么能走神?他问自己,你怎么能那样比较,你怎么敢……?
他深深呼气又吸气。一个声音突然在脑中响起。那个声音这么说着:为什么不能?你放不下,不是么?
重要的不是我放不放得下。
我看不出这有什么重要的。那个声音笑着,你懦弱得令我作呕。
他没有回话,只是一言不发地揉着太阳穴。
你为什么不回答?你在心虚?那声音追问。怎么,被我说中痛处了吗?
他把那些文件拉到面前来,从笔筒里拿出一支笔,开始看文件。
……你只会逃避。那个声音这么说着。雷伊觉得这声音听起来好像突然浸了水。没劲。它说,然后,像来时那样突兀地,它消失了。
雷伊放下手中那支用来装样子的笔。他看了看自己贴在办公桌隐秘一角的日程,轻轻叹了口气。
下午稍晚些时候,布莱克拿到了一张假条。这让他非常惊讶——他当然不是惊讶于为什么把假条交给他。作为副队长,他一个星期里总要接到几张队员的假条——令他惊讶的是,这张假条上“请假人”的那一栏里,填着“雷伊·赫尔卡”这个名字。
“队长的请假条啊……”坐在旁边的卡修斯偏过头来看了看布莱克手里的东西,“少见。队长以前请过假吗?”
“请过。”布莱克回答着,把这张纸夹在文件夹里属于“队长”的那一栏里,“不过加上这一次也只有三次,前两次都是因为受了重伤,连医院都出不了的那种。”
“队长真是太敬业了。”卡修斯凑过来看看那三张夹在一起的请假条,“你说他这次请假是去干什么?有没有可能是去……嗯,约会之类的?”
“怎么可能。”布莱克笑着摇了摇头,“我宁愿相信他是去看病的。”

雷伊进家门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是打开摆在鞋柜上的药瓶。里面如他所料,空空如也。其实昨天就应该去拿新药的,但他忘记了这件事。
药瓶里残余药物的味道让他有点恶心。这种药他还吃不惯,但在观察过他的用药情况之后,医生告诉他,这是目前为止对他来说疗效最好的药了。
他进屋去换衣服,然后检查每个房间的窗户是否关好。准备出门时他看见了自己写的便条,回身去找银行卡。
到他出门已经是二十分钟之后了。他坐在车上,看看手机屏幕,忽然想起一件事——很久之前缪斯说过这样的话:“女性出门之前会打扮一个小时?那是她们化妆速度太慢。我只用二十分钟。”说完这句话之后她翻给盖亚一个白眼。当时雷伊记得自己坐在旁边看着他们的互动。那时候盖亚好像刚刚开始和缪斯交往,他们在其他人面前装作无事发生,但其实其他人都感受得到他们之间那种黏糊糊的氛围。而缪斯说出那句话那天,他们终于决定告诉别人这件事了——整个战神联盟都决定为这件事庆祝一下。那天雷伊坐在朋友们中间,他看着自己暗恋的人终于得偿所愿却并不感到嫉妒。很奇怪,他看着盖亚和缪斯十指相握,心里却只有喜悦。
其实他知道这件事比别人要早——盖亚在确定关系的那个下午就告诉了他。当时雷伊看着盖亚,觉得他的眼睛里有火焰在跳动。他很难说清自己听到这个消息时是什么感觉,那太过复杂了,而他还没有能将那种复杂感情完整表达的灵活唇舌。
他不是没有嫉妒过,只是那些事已经因时间而陈腐,于是他也花费时间为那些情感打造好坟墓。可是,不知道这是否是他需要付出的代价,在他试图埋葬自己的嫉妒、不甘、悲伤的时候,他的欢欣和喜悦也渐渐消泯了。他筑起堤坝拦住那些无处安放的情感,那些正常的情感也因为这堤坝而断流。
他不知道这么做是否正确,他也不想知道。自从他给自己选定了道路的那天起,他就已经失去了所有回头的可能。
他不后悔。
只是,他真的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体会过那样纯粹而甜美的喜悦了。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