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ngeer

fgo、布袋戏、seer、欧美相关、动物拟人、原耽爱好者。秦时明月重刷中。
咸鱼写手。缘更。
因为ky粉、拉踩和借鉴不承认,对mxtx没什么好感。秀粉慎扩。

Au revoir

                     

      【被绑上火刑架的时候,他看了一眼夕阳。夕阳顺着那座山峰的曲线往下坠落,从这里看过去,好像半座山都被夕阳点燃了。
  他盯着山腰的方向,直到被浓烟熏得睁不开眼睛。
  那是再也回不去的,家的方向。】
  
  “不管平时对那些找上门来寻求帮助的人是不是和颜悦色,当一个巫师在自己的药园子或家里的任何地方发现正在昏迷、全身带伤的教会骑士时,第一反应永远该是用任何能想到的方法,立刻让他回归上帝的怀抱。”
  雷伊“啪”地一声合上手中的《巫师必读守则》——显然这声音惊动了正趴在他肩上打瞌睡的银发骑士。盖亚睁开眼睛,侧过脸瞟了一眼那本书的封面,咧起嘴:“真有意思,巫师还有守则?”
  雷伊把他的头从自己肩膀上推下去,起身把手中书本放回桌旁的书架上:“是啊,照守则里说的,我应该第一次见面时就弄死你永绝后患。”
  “感谢上帝没急着要我的命。”盖亚故意这么说。不出所料,他话音没落,雷伊的反驳就到了耳边:“不,你应该感谢我没急着要你的命。”
  “那就感谢我的小巫师不杀之恩……?”盖亚伸了个懒腰,冲着雷伊笑得灿烂。
  “你该走了。”雷伊不为所动。把守则放回之后,他从书架上拿下另一本书,此时显然已经把全副心神投入进去。盖亚瞅了一眼桌子上摆着的沙漏,发现雷伊没说错,确实已经到了他该离开的时候:再过一刻就要宵禁了。
  “那我走啦。”他拿起来时随手横在桌上的佩剑,比了个“再会”的手势。雷伊放下书来跟他告别。“下次来可别再让我看见你身上有伤。”巫师这么警告着。骑士笑了笑,打开门走了出去。“吱呀”一声过后,这间小屋被寂静与黑暗塞满了。
  
  “这个号的主线也跑到这儿了?你又要删号了吧。”
  “对。”
  “你也是厉害,坚持到现在你删了多少个号了?得有百十个了吧?”
  “已经230个了。”
  “……我服了,你就不能把这一段录下来?要么,你去订一个跟他差不多的人工智能?你这玩一个号删一个号的……这也不是事儿啊……”
  “不用了。那不是他。”
  “……唉,行吧,你加油。”
  
  【十年前,我在玩一个叫做《巫师之战》的游戏的时候,碰见过一个人。他的技术非常出色,意识也非常厉害,如果他愿意放弃这个游戏而转战竞技领域,早就可以混到国内一流高手的行列里了。听说有几个竞技队伍的队长找过他,他身边好友也劝过他,可他回绝了他们的提议,只是守着这个游戏,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别人都觉得他神经病。我最开始也这么觉得,直到我知道了他留下来的理由。
  他无可救药地、疯狂地爱上了游戏里的一位npc。
  那个角色是巫师转职的导师,之前曾为了去救主角,被教会烧死在十字架上。那一段剧情十分动人,初玩时我也被感动得痛哭流涕。不过,大多数玩家是要往前走的。哭过之后,该升级还是要升级。随着主线的发展,很快,这个主线初期的角色就被遗忘了。
  可这个人不一样。他一遍又一遍地做与那个角色相关的任务、刷好感度、开隐藏剧情,在主线进行到下一阶段之后,就立刻把手上这个号删掉,再注册一个新账号去升级、做相关任务。他好像陷进了一个永无止境的轮回里,让那个角色一遍一遍陪他升级、历练,仿佛这样他所爱的就不只是一段数据似的。
  这一段经历我其实早就忘了。可是今天早上我听到官方消息,说《巫师之战》终于要关服了。经历了十年,《巫师之战》早就已经是一个落后又失败的游戏了。过气游戏的关服与否是没人关心的,可那个人该怎么办呢?】
  
  E.N.D

是群里上周的活动w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