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ngeer

fgo、布袋戏、seer、欧美相关、动物拟人、原耽爱好者。秦时明月重刷中。
咸鱼写手。缘更。
因为ky粉、拉踩和借鉴不承认,对mxtx没什么好感。秀粉慎扩。

窗(一)

*ooc预警
*莱修向
*架空拟人设定
*无存稿不定期更新   
*出现的人物均会打tag   

               

                        Chapter.one.
  卡修斯的一天,是从一扇他睁眼就能看见的窗开始的。
  他住在剧院附近一幢旧公寓的阁楼里。窄小的阁楼只容得下一张床和一个桌子,床头朝看面户,窗户朝着东方。某些早上,阳光会顺着永远也合不拢的旧窗帘的缝隙爬上他的枕头,用亮得刺眼的“铃声”唤醒这个沉浸在美梦里的小学徒。不过,在他所居住的这座城市,明媚到能被称为刺眼的阳光是非常少见的。从大洋上吹来的丰沛水汽和近郊的诸多工厂,决定了格雷斯只能是座被常年隐匿在雾和霾中的幽灵般的都市。
  对卡修斯来说,格雷斯是个能让他实现梦想的地方:他想进格雷斯最富盛名的联合音乐学院学习作曲,可他目前只是一个在剧院后台帮工的学徒。虽然就他目前的工资来看,梦想的实现遥遥无期,但他已经很满足。这座城市为他提供了庇护所和一份可以果腹的工作,他为此感激这里。他曾想过,如果自己侥幸能得到学习的机会,他会为这城市作一首曲子。
  他工作的剧院距这幢公寓有两条街的距离。他通常天不亮就会前往剧完工作,穿行在笼置着格雷斯的雾气和夜色中,远远便能看见剧院门口彻夜不息的煤油灯。剧院的工作通常不轻松,但剧院门口的灯光却会让卡修斯觉得从身到心都轻松愉快。同样,在结束一天的工作离开时,那盏煤油灯的光会让他觉得安心。
  一个和平常没什么两样的工作日,卡修斯踏看灯光走进剧院供演员和其他工作人员进出的侧门。他注意到正门门口停着辆马车。一般来说,乘马车的人非富即贵,可是什么样的大人物会选在这个时间来剧完呢?依惯例,剧院是在黄昏时开门、到午夜关门的,整个白天都会被用来排练、整理舞台服饰和道具。除开那些有钱或有权的观众们,会乘马车来剧院的只有威斯克伯爵一家。剧院是伯爵的祖产,每年的春季和秋季,伯爵会挑一两天来巡视。可现在是格雷斯的夏季,伯爵一家大概在塞西利亚的海滩边度假……
  卡修斯用力摇了摇头,把所有胡思乱想从自己的脑子里晃出去。不管来的是谁,都不是你该关心的。他对自己说,现在去拿上扫把,一边打扫普通座席一边想一想你的那首曲子吧。
  
  布莱克下马车时,天还没有亮。格雷斯主城区的灯火在雾中浮沉,远远看去像一只只眼睛,似乎有怪物隐匿其后,打算择人而噬。
  “这就是叔父的剧院?”他看着这个被昏黄的光映得有些失真的庞然大物,在日出前的寒意里拉紧了斗篷。
  “是的。我们的剧院是全国顶级的剧院,拥有三个面向市民开放的剧场和更多面向平民的剧场。您的曲谱和剧本我们已经拿到了,我会让最出色的剧团来准备……”被派来为他介绍剧院情况的经理喋喋不休,布莱克随便应答着,心思却已经飞到了其他的地方。
  卡修斯在学徒们的早餐桌上听到了新的消息。
  “有个大人物来咱们这儿了。”学徒中最多嘴多舌的克里尔一边用勺子舀走了炖菜里的最后一块肉一边说,“好像是伯爵的亲戚。”“亲戚?”坐在旁边的奥利佛手慢了一步,悻悻收回勺子在自己碗里搅了搅,“我可从来没听说过伯爵大人有什么亲戚。”
  “你没听说过就没有了?”克里尔嚼着那块肉,这让他把字吐得很模糊:“我去帮忙搬新道具的时候听见的,据说这位之前一直在国外,这次是受到公爵的邀请,才让我们剧院排他的新剧本。”
  所以之前在门口看见的,就是这位大人物的马车吧。卡修斯默默听着,端起碗喝了一口燕麦粥。
  “新剧本……唉,我希望这次我能有一个角色。我说真的,一个就好,哪怕是个夜巡的士兵呢!”一向吃得比别人快的格雷格放下碗感叹,不过他的美梦很快被克里尔打破:“算了吧,就你?上次排《哈姆雷特》,缺了个士兵让你上去顶替,看见国王的鬼魂你怕得连话都说不出来,还让你上去丢人?”
  格雷格涨红了脸,可他无法反驳——他一向说不过克里尔。克里尔好像也不打算再挖苦他,他一口气喝完粥,撂下最后一个信息,起身离开:“据说这位大人物是联合音乐学院的校友。”
  听到这里,卡修斯猛然抬头,但克里尔已经没影了。他放下饭碗缓缓呼出一口气,生平第一次觉得学徒饭桌上八卦的信息不够全面。
  
T.B.C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