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ngeer

fgo、布袋戏、seer、欧美相关、动物拟人、原耽爱好者。秦时明月重刷中。
咸鱼写手。缘更。
因为ky粉、拉踩和借鉴不承认,对mxtx没什么好感。秀粉慎扩。

Fission/裂变 序&一

文前碎碎念:
我疯了,我又蹲了个冷cp,还是个在AO360页同人里只有一篇文章(而且还坑了)的冷cp。
没有粮吃于是自割腿肉。

预警:
*侏罗纪世界2中暴虐迅猛龙x布鲁的拟人cp
*设定按照维基百科,暴虐是男性,布鲁是女性
*架空星际背景(胡扯.jpg),一切为了搞cp
*本章暴虐迅猛龙未出场
*不定期更新
*私设甚多,ooc必然也甚多
可接受请下拉。



                                     序
   布鲁冲着它跳起来,在半空中摁下左手腕上手环的按钮。一个连着铁索的合金制爪子带着风声从手环侧面变形而出,狠狠抠进了这只虫类体表甲壳的接缝。她拽着铁索,小臂发力让自己荡向它的身躯。这只巨大的甲壳类生物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只是用触须不断整理着自己的口器。那对口器的缝隙里有暗红色的痕迹——是之前被吃掉的猎物的残渣,包括之前接下这个任务却没能活着回去的雇佣兵。
  布鲁拽着铁索,小心地借着它外壳的裂缝爬上它的身躯。站稳之后,她从腰后解下枪,对着它的复眼扣动了扳机。
                              一
  阿尔法星,艾斯特城,第一区。
     联邦政府对边缘行星的管理永远不像上层人士以为的那样严格,对阿尔法星来说更是如此。中央派来的官员?首都星的政令?那算个屁。阿尔法的常住人口只有380万,甚至比不上首都星的一个城,但流动人口的数量是这个数字的二十倍:阿尔法星是联邦内最大的雇佣兵集散地。为了方便,干这一行的人多数没有植入ID芯片,于是阿尔法也成为了逃犯们的天堂——在7600万无芯片流动人口里寻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布鲁清楚这一点,因为这就是她选择这颗星球做定居地点的原因。她住在艾斯特郊区,跟她做邻居的不是老人就是不着家的雇佣兵。她的房子隐没在一片灌木丛后,灌木的枝丫长得张牙舞爪,让这里看起来像是鬼宅。很少会有人接近她的房子,但今天似乎不太一样。
  一辆车停在灌木丛右侧。这是辆“闪翼”*,有银色和蓝色交织的喷漆,车尾一个三角标识说明它加装了量子推进器。根据她浏览过的公共网页,最便宜的量子推进器也要卖到30万。总而言之,这是一辆价值不菲的改装车。她的邻居里没一个成功到开得起这辆车。那么问题来了,这辆车为什么会停在她家门口?
  她拔出别在腰后的激光手枪,向房子的正门走去。门前的地毯上有几个泥脚印。布鲁扫了一眼,心里有了底:这些人大概是今天上午来到这里的。她回来之前查过天气状况,早上艾斯特城刚下过一场雨。
  门锁被毁坏,锁眼和把手融成了一团奇形怪状的金属。有一股淡淡的焦味漂浮在空气里,布鲁闻了闻,觉得这味道有点熟悉。
  她伸手推开门。正对着门的沙发上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见布鲁走进来,他摘掉脸上的墨镜,露出一张她熟悉到痛恨的脸。
     是伊莱·米尔斯。这个名字出现在她脑海里的第一秒,她冲着他举起枪。同时,她听见了一些其他的声音:老式枪支上膛的声音。不止一把。
  “女士,我认为您可以把手里的小玩具放下。鉴于这位客人不希望你受伤,我们希望尽可能地采取和平手段。”一个背着“Thunder”最新型号激光炮的男人从客厅旁通向走廊的拐角处转了出来。他胸前有一串白色的链子,正随着他的脚步荡来荡去。布鲁仔细地看了看,发现那是一串牙。
  “你需要我做什么?”布鲁把目光收回,看着米尔斯,“合同早就到期了。他们也答应过,完成最后一个任务就让我们走。”
  “我不打算违约,守约是种美德。”米尔斯嘴角上翘,“我只是来给你一封信。”他从西装的内兜中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放在沙发旁的小茶几上,向布鲁比了个“请”的手势。她盯着他,伸手把它勾过来。
  “……是欧文的字。”打开之后她只瞟了开头一眼,便以笃定的语气下了结论,“你们的合作早已破裂,而他不可能愿意再见到你,更别说写一封信让你交给我——他在你们手上?”
  米尔斯眼中流露出赞赏。“看完它,然后再决定你要不要跟我们走。”说到这里,他冲那个脖子上戴了一圈牙的男人招了招手,要来一盒雪茄。他慢条斯理地从中抽出一根,用火柴点好,抽了一口,接着说:“当然,其实你的意见不重要。但我是个注重他人意见的人。我给你选择。说说吧,是你跟我们走还是你被我们带走?”
  布鲁思考了不到五秒就得出了答案。“我跟你们走。”她说。看完信后,那张纸一直被她攥在手里,此刻已经成了皱皱巴巴的一团。

T.B.C

*闪翼:瞎编的汽车品牌。